知投网 > 创投资讯

去抖音,造网红:63家头部MCN转战抖音 短周期孵化单条视频收益几十万 · 2018-12-06


 


9月6日,抖音在用户量超1.8亿后,其改变以往对MCN“冷淡”的态度,取而代之的是开放性的合作。抖音至此走向商业化,在抖音上的内容创作者无疑将享受一波平台红利。

 

6月,新片场的视频内容业务正式面向抖音;8月,“同道大叔”蔡跃栋个人出资组建黑天鹅工厂,主打孵化专注抖音生态的短视频MCN机构……

 

据了解,目前已经有63家知名MCN将抖音变成自己的视频内容主战场,作为舶来品的MCN对抖音的野心可见一斑。

 

下海者众多,MCN们能否再造下一个 “费启鸣”?和成熟的微博相比,抖音凭借超强的娱乐属性及其强大的流量增长能力又能延续多久呢?

 


 


伴随着抖音网红费启鸣登上快本,原本抖音视频中的人物进入主流平台,抖音网红也逐渐变得“主流”。

 


今年8月,同道大叔蔡跃栋成立了黑天鹅工厂,该机构主要从事内容生态布局,灰斑马即出自其手。MCN机构灰斑马在今年6月份成立,该机构主要从事短视频内容孵化,业务主要面向抖音进行内容输出。

 


抖音网红聂小雨,由素人到网红前后间隔2个月时间,如今粉丝数上百万;韩国电音女艺人智仁,账号运营半个月,粉丝量达到200万……几位红人均出自灰斑马。

 


在网红成功背后,MCN机构一次性包揽了红人培训、视频制作、运营等一系列流程,这个群体也被称为抖音背后的“潜望者”。

 


早期,MCN机构主要向微博输出视频内容,截至目前,微博平台大咖已经接近饱和,平台粉丝增长开始疲软,内容创作者不得不另寻出路。

 


“流量洼地”抖音的崛起某种程度上改变了MCN机构行业这一“舶来品”潮水的方向。而它的分支,包括红人的发展也顺理成章地在转向抖音发力。

 


 


他介绍,从收益来讲,抖音红人和成熟的平台相比仍有差距,但是近两个月,抖音的收入增长更加明显,红人自己也能感受到。

 


 


蹿红的流量红利,使红人这一职业更加“全民化” 。值得注意的是,三四线的传统艺人也是红人行业的一部分群体。连城透露,在传统艺人行业,如果没做到一线,哪怕是二三线级别,在这个圈子里也待不下去。所以不少艺人也愿意做红人,毕竟挺赚钱。

 


“大部分人都觉得这个职业赚钱,其实这件事情做起来很难。”黑天鹅孵化器陈大大继续说道,“红人越来越多,如果没有自己的特色,很难红。实际上和培养艺人是一个道理,100个人里面才有可能捧出一两个红人。”

 


费启鸣式的走红已经不可复制,红人“爆红”的概率也在随着群体的增大而降低。

 


流夏(化名)在做红人前是一名工人,一条火了的抖音视频使他决定转行做抖音,随后经历一段漫长的灵感枯竭期和流量冰点期”,他意识到这条路并没有一开始想象的那么容易。

 


爆款作品背后,红人们最看重粉丝增长量,但是“作品整体的流量转换率并不高”。

 


门槛低、收入高、15秒的视频、一夜爆红.....与传统养号方式的不同,超短的成长周期使抖音及MCN行业显得有些浮躁。

 


9月3日,抖音官宣旗下广告平台--星图,正式面向客户、MCN和达人开放,这个平台与微博微任务以及快手快接单功能类似。平台提供广告任务撮合服务并从中收取分成和费用,可实现订单接收、签约达人管理和项目汇总等多项功能。

 


自此,抖音开启与MCN机构、红人的三方合作,改变了以往严禁机构方签约平台原生红人,并且直接与红人签约的做法。

 


 


正式的合作发生在9月,而早在今年6、7月,不少MCN已经与抖音达成合作,平台会将手上已经签约或者还未签约的红人,交给MCN机构打理,“有些眼力比较强的可能过完年就下手了”。

 


相关人士透露,已经有63家头部MCN将业务重心转战抖音。据网上数据统计显示,2018年的MCN机构总数最多为4000家,其中多数机构为网红个人工作室。从目前趋势来看,MCN转战抖音已经是大势所趋。

 


MCN与抖音合作,较多看中其未来的发展前景,伴随一个初生不久的平台成长,这意味着未来会有无数种可能。但实际上,与抖音的合作也有一定的门槛。

 


抖音要求认证MCN必须保证每月的视频产量,还需要接受抖音在运营方面的指导,视频内容要紧跟抖音的内容发展方向。另外,其对MCN做出承诺,给予一定的流量扶持和资源曝光率,还有优先开通电商等福利。

 


作为MCN机构方,连城坦言,抖音承诺的流量扶持几乎没有效果。毕竟流量是有限的,而且也会出现限流、不曝光的情况。不过,从经纪公司的角度来看,内容做的不过关,用户不买单,给再多流量也是白搭。

 


陈大大对此感同身受,“重点还是看内容,内容不好,再多的流量都扶不起来。”

 


2018年的抖音异军突起,日活2亿同时签约吴亦凡、周冬雨、Angelababy等一线明星代言,抖音一时间红得发紫。

 


当前阶段,抖音火爆持久性才是MCN行业从业者最关心的话题。

 


 


7月4日,抖音海外版Tik Tok在印尼被封,原因是该平台上存在大量不良信息。6天后,字节跳动有限公司方面公开表示,抖音海外版Tik Tok已经在印尼全面恢复服务,当地用户可正常访问。

 


经历这次事件,一方面暴露了抖音在内容管理上的疏漏;另一方面也使国内创业者看到抖音在海外的影响力,某种程度上来讲,更确定了抖音的发展方向。

 


抖音对MCN开放性态度外加星图平台的上线,平台的生态系统不断得到完善,也暗示着抖音开始步入商业化。

 


 


 


对于规模较大的MCN机构来讲,抖音仅是众多业务中的一小部分,而对于一家初创型企业,或许是公司业务的全部。

 


“船小好调头。”李铭(化名)是一位抖音视频行业的创业者,针对大型MCN机构试水的态度,他表达了自己的真实想法。

 


据卡思数据提供的报告显示,2018年10月,全网KOL的粉丝数仍然在增加,但涨势逐渐放缓,活跃度也有所下降,其中百万级“大号”整体呈现下降趋势。

 


图片来源于卡思数据

 


十一过后,除了西瓜视频、火山小视频平台的红人增幅明显,其它平台均未增长。不可忽略的是,KOL整体增长势态已经停止,但整体领域的热度仍然很高涨。

 


如果和已经成熟的平台做对比,例如微博,虽然日活两亿,但知名大V已经趋于饱和,对于粉丝基数小的账号没有任何流量扶持并且没有发展空间。另外,微博主打一二线城市,而抖音的用户市场已经下沉到三四线城市。本着内容的传播面积,陈大大认为,凭借认知差异,抖音依然存在有机会。

 


 


在他看来,抖音视频实质上更多偏向娱乐化产品,这类内容一般会有固定模板并且同质化内容比较严重,开始会依靠新鲜的形式吸引用户,但长期来说,会造成审美疲劳,会有流量流失的可能。 “平台承载的干货内容太少,这种情况下,更要去思考,如何做内容,才能真正把用户留住。”

 


抖音的未来能否延续现有的光辉,我们不得而知。不可否认的是,这个平台的出现确实在短视频行业掀起一阵旋风,现在正是网红创造者们的好时机。

 


编辑 | 薛婷 校对 | 刘倩

 


点击上方小程序即刻报名

 


 

 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 

 

 

来源:铅笔道

 

知投网,让创业和投资不再难

文章为知投网(www.zhitouwang.cn)或知投网合作媒体授权转发,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知投网立场  

网站服务|  添加微信号ZTWXZS001

 

 

 

 

 

×
line
点击右上角
分享给朋友和朋友圈
liulanq
分享

评论

铅笔道

欢迎登录知投 立即注册
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
登录
使用社交账号登录
知投送你